网站地图欢迎访问成都亲子鉴定中心。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鉴定师随笔 >

是否做亲子鉴定必须征得被鉴定人的同意(案件回顾)

更新时间:2020-07-04 来源:知音 编辑:王斌

  大哥王永旺遭遇车祸两年后离世,其两兄弟和妹妹向肇事方起诉索赔。官司刚要审结时,突然冒出一对母女,中年女子是王永旺的前妻,而年轻女子自称是王永旺的女儿,要领赔偿!

  这个女儿,王氏兄妹当年都知道,她不是大哥的亲生女儿,她怎么能冒出来领赔偿金呢?

出乎意料:车祸赔偿官司杀出个程咬金

  2017年10月23日早晨,江苏省盐城市的市民王永刚在上班路上,接到大哥王永旺的电话,但电话里却传来一个陌生人急促的声音:“我这里是120,你是王永旺的小弟吧,赶紧来人民医院急诊部,王永旺被车撞了!”王永刚吓得拦下一辆出租车就往盐城市人民医院飞驰而去。

  病床上,大哥王永旺双目紧闭,脸色苍白,头部包扎的伤口透过纱布还渗着鲜血。他扑倒在病床前喊了几声,可大哥没有应答。一旁的肇事者李勇赶紧上前扶起他说:“医生刚检查完,说要开颅手术,你赶紧去签字吧!”王永刚来不及和肇事者理论,忍住悲伤去医生办公室签了字。

  王家兄妹四人,王永刚马上给二哥王永全和妹妹王永琴打了电话。很快,两人也赶到医院,三兄妹找肇事者和交警了解到事故的始末:当天早晨7点左右,王永旺在上班路上,被一辆横向行驶的别克车左转时撞倒在地,从现场情况看,初步判断是对方全责。

  手术足足做了三个多小时,而后王永旺被转进了ICU重症监护室。王永旺脑部受损较严重,腰椎多处骨折,由于有脑血栓病史,目前处于昏迷状态,后面的情况很难说。隔着玻璃看着昏迷不醒的大哥,王氏三兄妹抱头痛哭。

  62岁的王永旺为人忠厚,20多年前离婚后孑然一身,攒些钱就接济弟弟妹妹家的生活。前年他刚刚退休,正是过清闲好日子的时候,想不到,才不过两年光景,竟遭遇这飞来横祸。

  三天后,王永旺奇迹般地醒来,三兄妹喜出望外。但由于病情较重,医院还要做若干个手术。接下来的护理是大事,王永刚跟大哥感情最深,他说:“大哥平时关照我最多,我愿意一直照顾他。”二哥王永全搂住他的肩头:“小弟,我们是一家人,大哥的事就是我们大家的事,我们三家轮流照顾他,该出钱出钱,该出力出力!”王永琴在一旁流着泪附和,三兄妹紧紧地抱在一起。

  三兄妹齐心协力,无微不至地轮流照顾王永旺,他们每天变着花样给他做营养餐,帮他擦洗身子、做康复按摩。一年多后,在他们的悉心照顾下,王永旺恢复得不错,他们一度觉得,大哥康复有望了。

  然而,2019年10月3日早上,王永旺突发大面积脑梗。医生虽然竭尽全力,最终仍无力回天。

法庭

孽情曝光:当年前妻带着女儿分道扬镳

  自从王永旺发生车祸以后,肇事者和保险公司只断断续续地给了部分医药费,剩下部分都是王永刚三兄妹垫付。为了讨回公道,王氏三兄妹把肇事者和保险公司一起告上了法庭,追讨这两年来的医疗费以及相关赔偿。

  由于肇事经过清楚,责任早已认定,法院判决肇事司机李勇和保险公司给予死者赔偿80余万元。

  可就在法庭审结的前一天,半路杀出个程咬金。一对母女来到法庭,其中一个26岁的年轻女子称她是王永旺的女儿王苗苗,要求由她来领取这笔赔偿金。这凭空出现的女儿是怎么回事呢?

  这事还得追溯到28年前。那一年,王永旺经人介绍与妻子张雪梅喜结连理。张雪梅相貌娇美、性格外向,王永旺则温暾憨厚,婚后两人度过一段恩爱的美好时光。

  半年后,王永旺被转岗到销售部门,出差成了家常便饭,陪伴张雪梅的时间越来越少。担心妻子生活上有不便之处没人帮忙,王永旺将张雪梅托付给住在附近的好友于家明,让他帮忙照料一下。然而,张雪梅竟然和于家明产生了感情,发生了不道德的婚外情关系。

  1993年春,张雪梅怀孕了。之后,她生下女儿,取名为王苗苗。据王永刚回忆,张雪梅私情曝光后,王永旺曾对他说起过,张雪梅怀孕时,自己就怀疑这个孩子是于家明的。张雪梅坐完月子,苗苗交给婆婆李美芬带着,张雪梅平时在城东居住,周末接苗苗回家。王永旺仍是一年到头出差,张雪梅继续背地里与于家明偷欢。然而,纸是包不住火的。

  那天,天气突然转凉,李美芬来家里给苗苗拿棉衣,意外撞见了张雪梅和于家明的私情。张雪梅见事情败露,急忙穿上衣服,向婆婆跪地请求原谅。李美芬气得直发抖,甩开她的手,摔门而去。

  过了几天,王永旺出差回来,李美芬把这件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他。冲动之下,他拿着菜刀要去找张雪梅和于家明讨个说法,被母亲拦住了。

  待到他的情绪冷静下来,他做了个沉痛的决定--离婚。据李美芬讲述,王永旺回到家,冷冷地把离婚协议书丢给张雪梅,协议上写明让张雪梅放弃财产、净身出户,张雪梅自知理亏,并承认了女儿非他亲生,表示自己只要求带着一岁多的女儿离开。

  离婚后,王永旺一心扑在工作上,一直未娶。张雪梅本想带着女儿嫁给于家明,可于家明有家室,只给了张雪梅一笔分手费,之后和她再无往来。

  据王氏兄妹调查,两年后,张雪梅带着女儿嫁给自行车修理工徐建国,婚后生下儿子徐明。为了供养两个孩子,一家人日子过得十分拮据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苗苗才渐渐知道自己并非徐建国亲生。她坚信自己的亲生父亲是王永旺,但这么多年来,父亲从不来看望自己,这让她不禁从心底怨恨王永旺。

  渐渐地,苗苗和徐明都长大了,也到了结婚年龄。徐明要买婚房,苗苗嫁人要嫁妆,这些都需要钱,徐建国夫妻脸上愁云密布。

  2019年10月中旬,张雪梅的朋友告诉她:“王永旺出车祸去世了,王家三兄妹正在打官司,估计能有一笔不菲的赔偿金呢!王苗苗是王永旺的女儿,这赔偿金哪轮得到他们三兄妹去继承?”朋友的话点醒了张雪梅。于是,出现了本文开头那一幕。

  在法庭上,面对众人,王苗苗称自己是王永旺的女儿,要求变更诉讼主体,重新向肇事者和保险公司索赔。

  2019年11月15日,亭湖区人民法院再次开庭。法庭宣布,此案已经变更诉讼主体,由王苗苗向肇事者和保险公司索赔。庭审结束后,王永刚忍不住冲上去指责张雪梅说:“王苗苗不是我哥亲生的,你们怎么有脸来要这笔赔偿金?”张雪梅言之凿凿:“你凭什么这么说,我是生完苗苗,一年多后才离婚的!”三兄妹不甘示弱,大骂张雪梅厚颜无耻、见钱眼开。此刻,王苗苗震惊不已,但事态已容不得她有更多思考,见他们如此辱骂自己母亲,上去对着王永刚的脸就是一顿抓,接着双方厮打起来。在扭打过程中,王永琴趁机揪下了王苗苗的几根头发。

判定

截和成功:亲子鉴定自愿为上

  第二天,三兄妹带着这几根头发去司法鉴定中心做了鉴定。鉴定结果显示,王苗苗与王家无血缘关系。

  然而,当王永刚把鉴定报告呈现给法庭时,王苗苗辩称,这个鉴定并没有经过她同意,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做的,并且,也没任何证据表明,那些头发就是她的头发。王永刚当庭提出,可以重新进行鉴定,被王苗苗当庭拒绝。王苗苗说:“我是王永旺和张雪梅的婚生女儿,你们有什么证据怀疑我不是亲生?至于做亲子鉴定,你们没权利要求我去做,我也有权利拒绝!”

  之后,法院经过认真调查,以王永刚的取证方式违法为由,拒绝采纳这一鉴定报告。最终,亭湖区法院以王苗苗为王永旺婚生女儿身份为由,判决肇事者和保险公司将赔付的80万赔偿金支付给王苗苗。

  王永刚等人咽不下这口气。2019年11月底他们再次起诉王苗苗,要求她支付王永旺住院两年以来,除去医保支付的费用外,相关的营养费、陪护费和三兄妹垫付的进口药品费用20万元。但因为时间较长,王永刚一方无法提供相关费用的证明,最终败诉。

  看到气愤之极的王氏兄妹,审案法官安慰他们,今后如果有新的证据,能够证明王苗苗与王永旺并无亲子关系,可再次起诉。至此,这场继承权官司暂时告一段落。

  采访时,此案的代理律师介绍说,首先,依据《侵权责任法》第18条规定,被侵权人死亡的,其近亲属有权请求赔偿。近亲属第一顺位为死者的配偶、父母和子女;无第一顺位继承人的,由第二顺位其他近亲属作为原告起诉。

  其次,依据婚生子女推定的原则,以下三种情况应认定为婚生子女:

  1.妻子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受胎所出生之子女;

  2.妻子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出生之子女;

  3.妻子于婚姻关系解除10个月内出生之子女。

  王苗苗系死者婚姻存续期间所生,且无相关证据证明其非死者亲生(本案亲子鉴定系非法收集的证据,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,且案件中王氏兄妹提供不出其他证据),故法院依此推定王苗苗为其亲生子女,享受得到这笔赔偿金的权利。

  另外,亲子鉴定是确认父母与子女之间亲缘关系的技术性手段,在进行亲子鉴定时,对已满十周岁以上的子女进行亲子鉴定,需要征求本人的意见。当被鉴定人已成年,亲子关系的认定直接与其人际交往、个人情感归宿相关联,是否做亲子鉴定必须征得被鉴定人的同意。在没有证据证明亲子关系可能存在或者不存在时,不得对亲子关系进行推定,更不能违背当事人的意愿采取不正当手段进行采样鉴定。排除非法途径采集的证据,有利于保护当事人的隐私,更有利于维持社会的稳定,从这一点来说,这是司法的进步。

  (因涉及隐私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。)

相关阅读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