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欢迎访问成都亲子鉴定中心。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技术文档 >

1例寻亲二联体亲子鉴定误判案例

更新时间:2020-01-13 来源:中国法医学杂志 编辑:史瑞红

  在单亲亲子鉴定中,各遗传标记系统的非父排除率比三联体低,计算的父权指数一般也会较三联体检验低。随着遗传标记的增加,有可能会排除其亲子关系。

  1、案例

  1.1 简要案情

  韦某(被检父),其子多年前被拐卖,后寻找到一男孩(为智力障碍患者),经委托某鉴定机构认定二人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。但经过一段时间相处产生怀疑,故委托本鉴定中心对其进行重新鉴定;因韦某妻子多年前已失踪,无法获得孩子母亲的数据,故只能进行二联体亲子鉴定。

  1.2 检验过程

  分别采集韦某与该男孩的手指血,按照Chelex-100法提取DNA,采用GlobalFiler试剂盒 (美国Life Technologies公司) 、HumDNA Typing试剂盒(深圳华大法医科技有限公司)与GoldenEye_22NC试剂盒(基点认知技术(北京)有限公司)对42个常染色体进行复核PCR扩增,采用GoldenEye_26Y试剂盒(基点认知技术(北京)有限公司)对二人的26个Y染色体STR基因座进行复核PCR扩增,以上扩增均在9700型PCR仪(美国Applied Biosystems公司)上进行复合PCR扩增,扩增体系及反应条件均按照试剂盒使用说明书进行。通过3500XL型号遗传分析仪(美国Applied Biosystems公司)进行毛细管电泳,用GeneMapper?ID-X软件对基因型进行分析,按照中国北方人群群体遗传学数据和《亲权鉴定技术规范》[1]中PI值的计算方法进行计算。

  1.3 检验结果

  GlobalFiler试剂盒结果显示,该男孩的常染色体的等位基因均能从韦某的基因型中找到来源,仅Yindel基因座分型不一致,按照中国北方人群群体遗传学数据和《亲权鉴定技术规范》[1]中PI值的计算方法,对所检测到的21个常染色体STR基因座进行计算,CPI值为8.0742×104,但Yindel基因座分型不一致,不能确认亲子关系。增加HumDNA Typing试剂盒与GoldenEye_22NC试剂盒的检测后,结果显示在D18S1364、D11S2368、D13S325、D15S659、D14S608、D17S1290、D18S535、D10S1435与D5S2500基因座韦某均不能提供给孩子必须的等位基因。按照中国北方人群群体遗传学数据和《亲权鉴定技术规范》中PI值的计算方法,对所检测的42个常染色体STR基因座进行计算,CPI值为2.5260×10^-22.

  GoldenEye_26Y试剂盒结果显示,韦某与男孩共有17个Y-STR基因座分型不一致,不支持二人为同一父系。综合常染色体和Y染色体STR分型结果,不支持二人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。

帮助失散亲人回家

图1 亲子鉴定帮助失散亲人回家

  2、讨论

  一般亲子鉴定的结论是在排除近亲及同卵多胞胎的前提下,根据遗传规律分析,并通过计算累计亲权指数,最后作出判断。亲子鉴定中计算的CPI值是一个相对值,是判断假设父是否是孩子生父的可能性。亲子鉴定分为父母均参与的三联体亲子鉴定,与仅有父母一方参与的单亲亲子鉴定。

  在单亲亲子鉴定中,各遗传标记系统的非父排除率比三联体低,计算的父权指数一般也会较三联体检验低。随着遗传标记的增加,有可能会排除其亲子关系。本例在使用GlobalFiler试剂盒检测时,结果显示所检测的常染色体STR基因座均不违背遗传规律,计算后CPI大于1×104,仅Yindel分型不一致,如果忽略了此信息,很可能得出错误的鉴定结论。同时在华大司法的DNA数据库搜索比对中,21个常染色体STR分型结果常可搜出不止一个与其不违背遗传规律的个体。这些都提示了使用单个试剂盒进行单亲亲子鉴定的风险较高。

  有关专家建议为避免出现错鉴,单亲亲子鉴定应检测比三联体更多的常染色体STR基因座。必要时,可增加X-STR、Y-STR或者线粒体高变区测序等检测手段进行确认,使单亲亲子鉴定的检测结果更准确,结论更可靠,降低误判风险。

  补充阅读:

  二联体亲子鉴定中, 由于缺乏母亲一方的参与, 不能明确缺失一方遗传给孩子的等位基因, 因而其鉴定风险比三联体亲子鉴定难度大得多。为谨慎起见, 通过三种方法进行比较分析, 防止得出错误结论。

  方法一:增加生母样本检测, 采用GoldeneyeTM20A试剂盒对样本进行检测。由于生母参与鉴定, 来源于生母的等位基因得以确定, 极大降低了鉴定风险。

  方法二:增加检测STR基因座, 采用GoldeneyeTM18NC试剂盒对生父与孩子二人进行补充检测, 此方法是二联体亲子鉴定有效补充方法, 检测的遗传标记越多, 排除非父的能力越大, 但遇到基因突变的可能也增加, 容易将可能的基因突变误判为非父源基因, 因此鉴定风险依然很大。

  方法三:增加Y-STR单倍型检测, 采用GoldeneyeTM20Y试剂盒对父与孩子进行补充检测,Y-STR基因座遵循父系遗传规律, Y-STR分型结果不具有唯一性, 其法医学应用价值在于排除, 而不能认定。当被检测父和孩子确实来自不同父系时有非常明显的优势, 但实际检案中可疑父和孩子来源于同一父系的可能性也很大, 这种情况无益于做出明确鉴定意见。

  在非亲生的二联体亲子鉴定实践中, 采用GoldeneyeTM20A试剂盒中常用的D19S433等19个STR基因座进行检测, 只有两个以下基因座不符合遗传规律的情况非常少见, 限于实验条件, 出现这种情况一般选择上述三种方法中的一种进行综合判断, 法医认为, 应首选补充生母的遗传信息, 其次再考虑增加检测其它STR基因座, 直至找到三个或三个以上不符合遗传规律的基因座, 必要时再采用性染色体STR试剂盒进行验证, 降低鉴定风险。

相关阅读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