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欢迎访问成都亲子鉴定中心。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行业资讯 >

为千万家产不孕儿媳向外借子 哥嫂要求亲子鉴定

更新时间:2020-06-04 来源:知音 编辑:海英

  重男轻女的富翁公爹明确提出,百年之后的遗产要侧重于分给孙子。于是,婚后一直没能怀孕的三儿媳杨莉着急了。就在这时,老家传来消息,杨莉的准弟媳竟然未婚先孕怀了一对双胞胎--

富豪之家门道多,不孕儿媳向外借子

  2020年1月22日,腊月二十八,正在忙碌着迎接新年的杨莉,接到弟媳程巧的电话。程巧急切地说:“姐,我爸走在街上突然摔倒了,是脑出血,现在醒过来了,情况很紧急,他想看一眼川川……”

  杨莉有些迟疑,老人病危要看孙子,这是人之常情。但,后天就是除夕,婆家年夜饭,也是要求晚辈都必须到场的,她有点为难。

  程巧在电话中一再打包票说:“你放心,川川最多去住两天,年前我保证给你送回来!”杨莉再不答应,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,无奈只好同意。

  程巧口中所说的川川,原是程巧的儿子,私下送给了大姑姐杨莉。时年28岁的杨莉,在山东省龙口市农村长大,她聪明伶俐,颜值很高,职高毕业后,到威海市文登区一家酒楼打工时被老总张晓峰看中。但张家父母不同意,张晓峰顶着重重压力才把杨莉娶进门。

  张晓峰的父亲张怀民,时年55岁,早年是荣成市的渔民,后来靠经营小售货摊起家,创办了海产品经销公司,资产数千万。张怀民育有三子,都已结婚,老大帮父亲经营公司,生下一儿一女;老二做医生,生下一个女儿;老三张晓峰,自己经营着海鲜酒楼。

  张怀民重男轻女思想严重,总希望家族多几个男丁,无奈大儿媳生下两个娃后再不想生了;二儿媳是公务员,早年生不了二胎,等恢复二胎政策,也根本不想再生。所以,2010年5月,杨莉与张晓峰刚结婚不久,有一天晚上全家聚餐时,公爹张怀民就借着酒意,在饭桌上对全家人宣布:“将来我不在的时候,遗产分配要有侧重,孙子要多给,孙女要少给。”毫无疑问,他是希望三儿媳能圆他的家族人丁兴旺梦。

  然而,很快他就失望了。婚后,杨莉开了一家形体纤瘦中心,为了招徕顾客,她一直很注意控制体重,生孩子的事想缓几年。公爹放出话来后,杨莉想赶紧生个大胖儿子,但事与愿违,她一直未怀孕。

  一开始,杨莉以为是自己节食导致的卵巢功能下降,她开始合理搭配饮食,仍无效果。夫妻俩只好去医院做检查,原来是张晓峰先天性输精管堵塞、弱精,怀孕可能性极低。

  杨莉偷偷陪丈夫去各大医院求医,折腾了好几年,仍是没有效果。张晓峰觉得自己耽误了妻子:“我不能剥夺了你做母亲的权利,要不,咱俩离婚吧,这样拖下去,对你太不公平。”杨莉坚决不同意离婚。

  2013年冬天,杨莉在龙口市的弟弟杨栋打来电话,称未婚妻程巧有了身孕,因两家条件都不大好,两人想把这个孩子打掉,等奋斗几年再结婚。但去医院做流产时,却被告知是双胞胎。两人万分不舍,可如果生下来,目前没有经济条件抚养,他想问问姐姐怎么办。杨莉眼前一亮:何不在准弟媳生产后抱来一个,冒充自己的孩子,不管是男是女,都会分得遗产。她把此想法说给丈夫张晓峰听,张晓峰也动了心。

  杨莉马上赶回龙口老家。弟弟杨栋比杨莉小五岁,在小镇上开了一家小服装店,而准弟媳程巧在私立幼儿园当老师。两人连房子都没有,住在杨家的老宅里。杨莉向他们提出,如果能送一个孩子给她,她就在龙口市给他们买一套商品房作为回报,平时两家多走动,让孩子得到双份父母的爱,孩子成年工作后,找机会再告诉他真相。杨莉开出的筹码很高,不由得他们不动心,弟弟小两口爽快地答应了。

  回家后,杨莉当即宣布自己已经怀孕两个多月。她对婆婆和妯娌们说:“因为没有经验,我还以为是胃部不适,去了医院检查才知道的。”之后,杨莉在网上购买了代孕肚皮,算计好日子,每天都像个真正的孕妇一样装扮好自己。到8个月时,杨莉开始张罗要到省城的医院去生孩子坐月子,说那里条件好。

  2014年7月,程巧在当地乡镇医院生下双胞胎,因是异卵双胞胎,两个孩子长得并不一样。守在医院外的杨莉,看到孩子的长相,心中大喜。她把两个孩子的照片传给丈夫看,张晓峰也高兴地说:“我还担心两个孩子长得一模一样,会引起别人的闲话,看来老天爷还是眷顾我们的。”杨莉早已疏通好医院的关系,给两个孩子开出了不同的出生证明。

双胞胎

千万遗产如愿到手,留下隐患待引爆

  程巧出院后,杨莉将弟媳和两个孩子接到省城月子中心,开了两间房,她陪着弟媳坐月子。随后,婆婆和妯娌都到月子中心来探望。她在朋友圈晒出了孩子照片和月子中心的设施,一时间,几乎所有亲友都确信无疑。住满一个月后,她把双胞胎中的弟弟抱回了威海。回家后,亲朋好友都来给孩子看喜,杨莉对外宣称自己奶水不足,要给孩子喂奶粉。

  张晓峰的二嫂,看出了一点端倪,她对张晓峰的大嫂说:“回家这几天,就没看到她给孩子喂一次奶,我还没听说生完孩子后的产妇,一点奶水都没有的。”婆婆周雪绒也不高兴地对杨莉说:“奶水不足,就得让孩子多吸吮。哪有你这样当妈的,一点不给孩子吃奶。”杨莉装作委屈地说:“这一个多月,我试了好多方法,都下不来多少奶,既然孩子吃不饱上火,不如索性给他吃奶粉,再说,我做纤体减肥的,早点给孩子断奶,也有利于身材恢复。”张晓峰也忙给妻子开脱:“她自己上火都快抑郁了,你们就不要再为难她了,咱家也不是吃不起奶粉。”

  在丈夫的周旋下,杨莉顺利地过了这一关,家里再也没人提出异议。公公张怀民高兴地给这个迟来的孙子起名叫张川,张晓峰也找通关系,给孩子上了户口。一切办妥后,杨莉夫妻兑现了诺言,给弟弟一家在龙口市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商品房。

  谁也没想到,正当张家人的生意蒸蒸日上之际,2015年夏天,张怀民被查出肝癌,在经历了半年多治疗后,于2016年初过世。张怀民过世前就确定了遗产分配方案,三个儿子各拿一部分基础遗产,其余大部分分给孙子辈,孙子比孙女要高出一倍。杨莉夫妻俩以儿子的名义最终拿到了近千万遗产。两口子私下里庆幸自己这一步神机妙算实在是英明。

  川川来到张家后,一直是锦衣玉食、养尊处优。杨莉本身就是孩子的亲姑姑,对孩子的疼爱是实打实的,花多少钱她也不在乎。而张晓峰因为自身原因无子,有了川川,他也是喜欢得不得了,视同己出。程巧夫妻俩见川川在姐姐家快乐幸福,更是放心。

  起初,两家走动频繁。杨莉有时间就带着川川回娘家,考虑到弟弟家的经济条件不行,她平日给川川买零食买玩具都是双份,另一份送给川川的哥哥康康,两个孩子平时的消费,几乎是杨莉全包了。三岁以后,杨莉就建议程巧少来一些,怕引发议论,毕竟两个孩子同样年纪。程巧虽然听从了杨莉的建议,减少来的次数,但她经常在视频里跟川川互动。孩子跟舅妈(实际是生母)程巧非常熟。所以,腊月二十八这天中午,杨莉把川川送给程巧,告诉孩子,让他跟舅妈去住两天就回家过年,川川毫不犹豫地就跟着过去了。

  本来计划待两天,程巧就将孩子送回。没想到腊月三十那天,程父病情突然再次加重,原本清醒的他,又陷入昏迷之中,医生建议转往烟台大医院治疗。一家人都慌了神,程巧夫妻俩把两个孩子扔给邻居照管,跟着急救车去了烟台。而这一天,张晓峰的酒店,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发展,年夜饭都退了,后厨都放假回家了。张晓峰和杨莉就亲自上阵准备自家的年饭。

  忙到下午5点多钟,还不见川川回来,张晓峰让妻子打电话问问,用不用去接。杨莉打弟媳妇的电话,一直没人接听;她又打给弟弟,听了弟弟的解释,杨莉心里“咯噔”一下差点气晕:“我再三告诉过你们,过年前一定要把孩子送回来,今天晚上,一大家人都要来我酒店吃年饭,这个节骨眼上,孩子却不在家,你让我怎样跟婆婆解释?”

  很快,大哥大嫂一家,二哥二嫂一家,都陆续到了酒店。杨莉只能强打起精神,迎接客人。当天晚上7点,婆婆周雪绒在晚辈的簇拥下来到酒店。老太太落座不久,很快就发现最受宠的小孙子竟然不在场。得知川川滞留在龙口,周雪绒很不高兴,两个嫂子更是窃窃私语,得知孩子是跟着舅妈去了老家,也都是满脸的不可思议。敏感的杨莉看到这一切,心里对弟媳妇的怨气直线升腾。年饭结束后,杨莉夫妻俩郁闷了很久,直到后半夜才躺下休息。

  第二天大年初一一早,弟弟杨栋给姐姐发来许多道歉的消息。杨栋告诉姐姐,岳父已经在烟台住院,这两天再做一次手术,他下午就返回龙口,初二一大早就坐早班车,把川川送回威海。

房产

疫情搅翻和睦一家,机关算尽一场空

  谁也没料到,大年初二一早,烟台市发布公告,宣布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所有交通全部中止。程巧无奈,就在微信上发语音告诉了大姑姐。杨莉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,她气呼呼地回语音说:“你自己说得好好的,年前一定会把孩子送回来,孩子领走了,你却食言,连电话都不接,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吧?”

  本来就被父亲病情弄得闹心不已的程巧也很生气,她毫不客气地回敬道:“我父亲病得那么重,你连一句关心问候的话都没有,却一心只想着自己的事别穿帮,是老人的生命重要,还是你的面子重要?你婆家有钱,你也不能这样咄咄逼人吧?”

  两人都在火头上,唇枪舌剑,谁也不让谁。程巧一直觉得大姑姐要走孩子分得近千万遗产,却只给了他们一套房子,他们太不划算。早在2016年,杨栋一家三口经常到威海来玩,找机会看望亲生儿子,但每次坐火车,很不方便。杨栋跟姐姐提过,想把姐姐的车(杨莉有两辆车,一辆是越野车,一辆是轿车)给他开一段时间,但被杨莉拒绝了。杨莉对弟弟直言:“你们以后还是少来威海,川川和康康虽然外表上长得不像,但毕竟一般大,万一让张家人看出端倪,说不定会把遗产收回去。”

  从那时起,程巧就对大姑姐心怀不满,当时说好的,不能阻隔孩子和亲生父母之间的感情,加强联系,现在竟翻脸不让往来了……她愤愤地说:“你用我的孩子分到了千万遗产,现在不拿200万出来,我就把孩子收回。”杨莉一听,更是气血上涌,她当即也毫不退让:“如果不是我出手相救,你们连孩子也养不起,更别提买房子了!你若这么不讲良心,孩子我不要了,你把购房款还给我!”两人在微信里吵得不可开交。一开始,程巧还避着两个5岁大的孩子,后来气愤之下,也顾不得了,用语音对着杨莉怒吼,吓得两个孩子大气也不敢喘。杨栋私下里一边劝姐姐一边劝程巧,但是两边越吵越激烈。当然杨莉只是气头上吓唬吓唬弟媳妇,她根本舍不得把孩子退回,再说,真的退回,张家这边也没法交代。

  杨莉和弟媳程巧几乎天天在吵。大年初五这一天,是杨莉婆婆的生日,尽管小区封锁,一家人只要能过来的,还是在婆婆家聚了一下。吃饭时,张晓峰见妻子不停地在摁手机,知道妻子还在与程巧争吵,他清楚杨莉不是弟媳的对手,便在手机上起草了长长的一段话,想让老婆转给弟媳。由于手机聊天界面小,他就打开了写字板写,写完正要粘贴给老婆,不想家族群为了给老人祝寿增添气氛,突然开始抢红包,接二连三地出来消息。张晓峰手一抖,竟然把这段话发在了家族群里。等他反应过来,大多数人已经看到了,一个深藏五年多的秘密就这样被引爆了!

  两个哥嫂本来对他生子的事就有疑虑,现在立马炸了,张晓峰无法自圆其说,被家人群起而攻之。精明的二嫂更是直接提出:“你可以和川川去做个亲子鉴定,如果我们冤枉了你,鉴定费用我来出!”无奈之下,张晓峰最终承认了实情。

  这边,哥嫂们逼着张晓峰退回遗产,夫妻俩每天都焦头烂额,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;那边,5岁的川川被阻隔在龙口,和康康刚见面玩得开心,过了几天后,两个小伙伴就开始闹矛盾。川川比康康长得壮,每次都能把哥哥打哭,康康打不过弟弟,就跑到妈妈怀里告状,嘴里直嚷:“川川老欺负我,让他出去!这是我姥姥家,我不要别人住在这里!”

  程巧急忙呵斥大儿子,让他不要瞎说。但她不敢对川川发火,对于送出去的小儿子,程巧的感情很复杂,一方面觉得手心手背都是肉,另一方面又觉得送出去的孩子,和她有隔阂。她偷偷地对丈夫说:“康康是我一手带大的,老爱粘着我,我即使对他吼叫,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。川川对我不是那么亲热。我就是竭力地讨好他,他也不领情,我真不知道,应该怎样对待他,才能拉近距离。”

  杨栋安慰妻子:“孩子还小,毕竟和咱接触的少,只要咱们用心待他,他慢慢长大就好了。”

  住了几天,川川开始吵着要回家,要找爸爸妈妈。尤其是到了晚上,每天都要哭得声嘶力竭,怎么哄也不行,直到哭累了,才抽抽搭搭闭上眼睛睡觉。

  一天晚上,川川又大哭着找妈妈,程巧抱着他里外走动着哄劝,胳膊都累酸了,也没安抚住。川川一直叫嚷:“我要回家找爸爸妈妈,我不要住在这里!”程巧忍无可忍,一着急,竟大声呵斥道:“我才是你的亲妈妈!你哭也没有用!以后,你就跟着我过!”

  川川一时蒙了。杨栋在一旁听到,忙上前捂住妻子的嘴,怪她口无遮拦。程巧更是怒气冲冲:“你姐都说不要这个孩子了,咱们自己能捂得住吗?”五岁的川川,已经懵懵懂懂知道话意了,妈妈和舅妈,在微信语音上吵架,他也听到了。虽然他还不清楚,大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但突然来到了陌生的环境,妈妈又一直不来看他,就已经让他恐惧不已了。他每天哭哭啼啼,饭量明显减少,杨栋把川川的情况告诉了姐姐,杨莉当即急得痛哭失声。

  终于熬到3月中旬,封控管理解除,张晓峰和杨莉紧急驾车赶到龙口,一见川川,三人抱头痛哭。经此折腾,两家人都明白了,孩子毕竟不是一件物品,不能随意决定归属。川川现在只认张晓峰和杨莉为爸爸妈妈,为了不影响孩子的成长,他们决定孩子仍由张晓峰夫妻抚养,待孩子成年后,再择时机说明真相。

  川川接回后有些异常,他常自言自语:“我到底是谁的孩子?”有时对着玩具问个不停:“你妈妈哪里去了?她不要你了吗?你是妈妈的亲生儿子吗?”张晓峰夫妻俩痛心不已,只好一遍遍地安抚孩子,说舅妈和妈妈那是开玩笑的。但川川仍然问:“你们会不会不要我了?”杨莉不放心孩子,给他请来了心理医生,医生说,只有良好的家庭氛围,才能慢慢解除孩子的心理阴影。与此同时,两个哥嫂仍在追讨张晓峰当年拿到手的遗产,要求重新分配。但张晓峰将这笔钱投资了一家渔场,渔场亏损,资金无法撤出。目前,哥嫂已聘请律师,向威海市文登区法院正式提出诉讼。

相关阅读
推荐阅读